繁體中文 | 手机版 | 放到桌面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7766小说 > 科幻灵异 > 刑警在办案,弟弟别捣蛋 > 第13章 姐姐们的感情生活里貌似很多波折

第13章 姐姐们的感情生活里貌似很多波折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最新网址:www.qiliuwx.com
    作为东道主的陈东晓走在前边引着路,向宇珩和唐继文各自背着限量款女士挎包跟在女人们身后,宋轶,走在众人身后,习惯性地留意着周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你多吃点儿,都瘦了。”冯夏至对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我没瘦,还是那么重。”安若生忙说。

    “你看起来有点儿水肿,去看看中医吧。”李知夏医生的职业病犯了。

    “你掏出一把银针把我按这儿帮我针个灸得了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贫呢?有按时吃药吗?”李知夏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吃的药它们不管精神类疾病。”安若生笑了。

    “一想到你一个人住在乡下,我们就不放心。”冯夏至说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回来跟我一起住?我一个人,家里怪冷清的。城里,应该有些事情可以做的,是吧?”周一玫说。

    “你去谈个恋爱,家里有个男人就不冷清了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在,我只能陪她们打扑克,你回来,我们就可以打麻将了。”宋轶笑道。

    “知夏姐,你还是那么忙吗?”安若生问李知夏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们三个总是恼我没时间和他们打麻将。”李知夏说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知夏的房子在她上班的医院旁边,我就建议她来当邻居了,大家住在一栋楼里,有个照应,多好!”冯夏至说。

    “收租婆,你知道你那栋楼的租金是多少吗?年租金跟我那个小房子的首付一样多!”李知夏说。

    “不收你房租,不嫌弃的话,可以当我的室友。”冯夏至说。

    “边东晓会弄死我的。”李知夏说。

    “陈东晓也想弄死你。”陈东晓奶凶奶凶地看向李知夏。

    “小屁孩儿,闭嘴!”李知夏瞪了陈东晓一眼。

    “小屁孩儿?我只小你两岁,而已。”陈东晓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小两岁没什么的。”周一玫说。

    “小两岁没什么的。”安若生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,他,二十四岁吧?”李知夏搂过安若生的脖子在她耳边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!我知道了!”周一玫笑道。

    “年轻好吧?你们到什么程度了?”李知夏问。

    “年纪大的也不错啊!”冯夏至说。

    “宋轶,把这句话转达给边东晓,立刻,马上,让他高兴高兴。”周一玫对宋轶说。

    宋轶笑着拿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不许发!我们已经分手了。”冯夏至看向宋轶,眼神恶狠狠。

    见状,宋轶示弱:“不发,不发。”

    “宋轶你真怂!”周一玫笑道。

    “真怂!”李知夏跟帖。

    “怂啊!”安若生笑道。

    “她一个人能打三四个,拖着瘸脚也能打架,你们不怕她?”宋轶苦笑。

    “夏至又不会打我们,她超爱我们的。”安若生双手放在头上,比了一个心。

    “爱你爱你,最爱你了!尽快结束那边的工作,回来找点儿事情做。”冯夏至回应了安若生一个大大的心。

    “镇上很好的,空气超级好,食物也新鲜,适合我静养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我查过了,那里的医疗条件不是很理想。”李知夏说。

    “我按时吃药了,东西也没少吃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很想你的,哪天,我们忍不住了,就去看你,不管你同不同意。”周一玫说。

    “来,都来,住我家,住得下的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姐姐们不用担心,我会尽快把若生带回来,在那之前,随时欢迎姐姐们去找我们玩。”向宇珩抓到了表态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女人们纷纷看向向宇珩,投来了“小伙子真懂事”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男士坐这边,女士坐这边。”来到了包间,陈东晓招呼大家到一张长桌子边就坐。

    女人们显然并不在意陈东晓说了什么,她们两人一边,把着桌子的一边坐了下来,继续着自己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宋轶,坐我旁边。”冯夏至挥手招呼宋轶。

    宋轶看了一眼其他三位男士,脸上,掩饰不住的得意,只见他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来到冯夏至身边,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妹夫,Abby旁边的位子。”周一玫指着安若生旁边的椅子招呼向宇珩过去坐。

    听到有人喊自己,向宇珩乖巧地乘着周一玫的东风,飞到安若生身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这么可爱,为什么要离我姐这么远!”唐继武看到只有两个靠边的位子是空的,耍起了小脾气。

    “你天天都能看到我,要不要这么黏人啊?”周一玫笑道。

    “人家哪里黏人了?”嘴上嘀咕着,唐继武不是很情愿地在周一玫斜对角的位子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女人也在那边呢,我说什么了。”陈东晓笑道。

    “给你留视线好的位子了,有什么好抱怨的。”唐继武说。

    “陈老板,快点儿上菜!做好你的本职工作。”李知夏冲陈东晓喊道。

    “马上!”说着,陈东晓向候在门边的服务员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服务员领会到了老板的精神,拿起对讲机,说:“老板的家宴,上菜。”

    陈东晓对服务员的话很满意,向她投去了一个赞许的眼神。

    一位服务员端着茶壶来到包间,对陈东晓说:“老板,普洱加红枣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去拿一壶给男士倒茶,女士这边我来就可以了。”说着,陈东晓从服务员手里接过茶壶,来到了周一玫身边,给她倒了一杯茶,恭敬地说:“大姐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妹夫!”周一玫笑道。

    给李知夏倒了一杯茶后,陈东晓说:“老婆喝茶。”

    李知夏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给冯夏至倒了一杯茶后,陈东晓说:“妹妹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姐夫!”冯夏至说。

    给安若生倒了一杯茶后,陈东晓说:“小妹妹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姐夫!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看着陈东晓那谄媚的嘴脸,三个男人表情各异。

    “陈老板,酒醒好了吗?”唐继武问陈东晓。

    陈东晓看了一眼手表,对服务员说:“时间刚好!把和你老板娘同年份的红酒和白酒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果然如传说中那样,很在意女人和食材的年份。”周一玫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李知夏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说过了,陈东晓这个人骨子里很让人讨厌的,并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‘讨人喜欢’。”李知夏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你对姐夫的了解程度到了‘骨子里’啊?我不在城里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吗?”安若生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!”李知夏的脸瞬间红透了。

    “反正,我们每次去医院看知夏,十有八九能见到姐夫在那儿坐陪。”冯夏至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急诊做什么?”安若生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去看病,我们是去看知夏。她忙,没时间看我们,我们就去看她喽!”周一玫说。

    “姐夫在急诊室里‘坐陪’?”安若生好奇。

    “听护士马丽说,姐夫经常带着好多吃的去急诊室给医护人员吃,然后,乖巧地在不碍事的地方坐着,陪着知夏上班。”说着,冯夏至喝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“饭点去的话,你就会看到那些好大一堆的吃的,多到其他部门的人也会来吃。”说着,周一玫张开手臂,形容了一下“好大一堆”有多大。

    “姐夫这么暖啊!”安若生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陪过你上班,你怎么不夸奖我一句?”向宇珩插话道。

    “你那是晚上睡不着,镇子上又没有夜店。”安若生看向向宇珩。

    “镇子上什么都有,只是你这样的小纯洁不知道而已。”向宇珩坏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当着我娘家人的面调戏我啊,会被打的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向宇珩环顾四周,见在座的各位均盯着自己,女人们表情凝重,男人们幸灾乐祸,他忙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,压了压惊。

    见向宇珩消停了下来,安若生看向陈东晓,问:“姐夫,什么时候结婚啊?”

    李知夏抬手捅了一下安若生的腰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安若生揉了揉被李知夏用手指捅过的部位,说:“姐!我们现在都是有老公的人了,你欺负我,我老公打不了你,还不能打你老公了?”

    陈东晓笑了,说:“姐夫真没白疼你啊!明天,哥给你送好吃的去,新收了几根老山参,补补气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姐夫!”安若生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一句话,撩到了三个人,挺厉害啊小姑娘!”向宇珩将手放在了安若生的大腿内侧,轻轻地,抚摸着。

    安若生抓住向宇珩那只不老实的手想把它拿开,未果,她瞪着向宇珩,低声说:“手,拿开。”

    向宇珩坏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旁边坐着大舅哥呢,把手拿开!”唐继武说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成了我大舅哥了?”向宇珩问唐继武。

    “姐。”唐继武喊周一玫。

    “她难得看上一个男人,你别给人家欺负跑了。”周一玫对唐继武说。

    “他上手。”唐继武实名举报。

    李知夏低头看向安若生的大腿,说:“挺会找地方啊,一看就是老手。”

    向宇珩面色微红,将自己的手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安若生忙将自己的裙摆整理好。

    “咔”的一声,众人循声看去,只见宋轶单手折断了一根筷子,然后,若无其事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向宇珩。

    向宇珩扬起下巴看向宋轶,眼神里,满是挑衅。

    无声……

    三秒钟后,周一玫突然说道:“宋轶,你告诉边东晓了吗?”

    冯夏至一把抢过宋轶放在桌面上的手机,问周一玫:“你是边东晓派来监视我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提这事儿我都忘记了,原来我是边东晓的人啊!那我自己告诉他吧!”说着,周一玫拿起自己的手机,发起了信息。

    “我好不容易清静两天,别提醒他还有我这么个人。”冯夏至抱住周一玫的胳膊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你清静两天还不是因为你老公他出差了,你如果有护照,不就陪着去了?还用得着大半夜给我发消息问我家里有没有好吃的?”周一玫无情地揭穿了冯夏至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什么都知道?”冯夏至问。

    “边东晓临走前托我多照看你一眼,还给了我一张支票。”周一玫说。

    “天呐!你都开始赚外快了?”冯夏至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很有钱,但是,该赚的钱也应该赚啊!”周一玫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值多少?”冯夏至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‘你值多少’,是‘我值多少’,我周大小姐烤的点心、煲的汤,很贵的!”周一玫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总觉得没有以前好吃了呢!”冯夏至说。

    “我还特意去进修了,怎么可能不如以前!别说你的味觉功能康复了啊,我的手艺那可是人人说好的!”说着,周一玫抬手要捏冯夏至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收了边先生的钱要多照看她一眼的,下手轻点儿,别捏坏了。”宋轶笑道。

    桌子这边,安若生抬手捶了向宇珩胳膊一下,问:“你那是什么眼神?”

    向宇珩的嘴角翘了起来,他拿起茶壶站起身,给宋轶续茶,赔笑道:“哥,有你在,我不在若生身边的时候,也能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宋轶没有理会向宇珩,他用手指戳了戳冯夏至的胳膊,说:“你拿我的手机做什么?你都不拿自己老公的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别提他,我跟他分手了。”冯夏至说。

    “你每次欺负他,他都拿我们撒气,我们很惨的!”宋轶说。

    “你扎他车胎。”冯夏至看向宋轶。

    闻言,宋轶一脸黑线。

    见宋轶无视自己,向宇珩知趣地坐了下来,拉住安若生的手,满眼笑意。

    安若生握紧向宇珩的手,低声说道:“第一次见娘家人,这么嚣张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经验。”向宇珩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信了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月均分手几次,有意思吗?”周一玫发着信息,问抱着自己胳膊的冯夏至。

    “每次我都是认真的,他不当真我也没有办法。”冯夏至满腹委屈。

    “夏至他们两口子总闹分手?”安若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最近有点儿频繁。”周一玫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不要跟他说我又犯病了。我哪里犯病了?我头不疼,腿也不疼。”冯夏至看着周一玫的手机屏幕说道。

    “宋轶,收了钱,就得办事儿啊。”周一玫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坐着,会扭到腰的。”宋轶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再拧着腰抱着我,腰会疼的。”周一玫提醒道。

    冯夏至松开周一玫的胳膊,端正地坐好,将手里拿着的宋轶的手机还给了他,说:“你今天是以朋友的身份来参加聚会的,忘记你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作为朋友,我更要帮忙维持你和你男朋友的关系啊!”说着,宋轶拍了一张冯夏至的照片,随即发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姐夫那么好,为什么要分手?”安若生问。

    “他哪里好?”冯夏至看向安若生。

    “比这个,好多了。”安若生手指向宇珩。

    “不敢跟边先生比,不敢,不敢。”向宇珩忙陪笑。

    “要说好,老周家那只才是真正好!”冯夏至说。

    “再好不也是跑了?”周一玫说。

    “情况我们都了解,也不能怪他。”冯夏至说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说过很多次了,他就是不当真,真气人!”周一玫喝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打算这样僵着?都挺沉得住气的,果然是一家人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要说‘沉得住气’,你好意思说我。”周一玫说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今天发现,你哥,和他,是邻居。”安若生向周一玫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好,好巧啊!”周一玫的嘴角抽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冯夏至和李知夏互看了一眼,没有说话。
最新网址:www.qiliuwx.com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