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 | 手机版 | 放到桌面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7766小说 > 科幻灵异 > 刑警在办案,弟弟别捣蛋 > 第7章 这个鬼机灵臭弟弟不是很好忽悠啊

第7章 这个鬼机灵臭弟弟不是很好忽悠啊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最新网址:www.qiliuwx.com
    到了安若生家楼下,向宇珩停下车,问安若生:“真的不请我上去坐坐?”

    “既然我收了你的钱,自然不会请你上楼,说好三选一的。”说着,安若生解开了安全带。

    “一起吃宵夜,晚上十点我来接你。”向宇珩说。

    “我要上班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店要停业整顿。你以为我不知道?”向宇珩难掩得意。

    “关于我,你有什么不知道的吗?”安若生问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呢?”向宇珩问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接受了你的钱。你?我不需要。谢谢你的早餐,还有,送我和同事回家。”说完,安若生打开车门,下了车。

    望着安若生的背影,向宇珩自言自语道:“我老婆身材真好!”

    走到楼门口,安若生突然转身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见状,向宇珩忙摇下了车窗,问道:“改变主意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在我家门口也安装了摄像头吧?”安若生歪着头问道。

    向宇珩下了车,走到安若生面前,说:“是,我是迷恋你,但我不是变态。老公在便利店对面安摄像头是因为你们店里的坏了,而且,你上夜班,我又不能随时陪在你身边,安摄像头好过派个保镖陪你吧?”

    仰视着这个眼神清澈的男人,安若生的内心泛起了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他,关心我……

    向宇珩抬起双手,轻抚安若生的脸颊,柔声道:“我没有在你家门口安摄像头。”说完,俯身,吻住了安若生的唇。

    “我能去你家坐坐吗?”向宇珩呼吸急促,两只手沿着安若生的曲线一路向下游走。

    安若生突然打了一个冷颤,她推开向宇珩,转身跑上了楼。

    向宇珩双手叉腰站在原地,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。

    安若生双手颤抖着勉强将钥匙插进了钥匙孔,进门后立刻将门反锁,靠在门上,呼哧呼哧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我,刚刚手上力道过大,弄疼她了?向宇珩皱着眉,原地自我反省中。

    我,为什么要逃呢?我挺喜欢那家伙的。安若生靠在门上自我诊断中。

    安若生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,向宇珩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向宇珩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道歉?”安若生不解。

    “刚才,给你造成不适了。”向宇珩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跑开?”向宇珩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正靠着门做自我诊断呢。”安若生笑了。

    “我在原地反省呢,我以为我弄疼你了。”向宇珩也笑了。

    安若生走到窗口,打开窗户,探出头,向站在楼下的向宇珩挥挥手,对着手机说:“你还在楼下啊,走吧,我安全进门了。”

    向宇珩抬起头,挂断了电话,冲着趴在二楼窗口的安若生,大声喊道:“安若生!你怎么那么讨人喜欢呢?你是有毒吗?”

    安若生的脸顿时红透了,她磕磕巴巴地说:“大,大清早的,别扰民。”

    “敢作敢当,长那么好看还出来祸害人,你得对我负责!”向宇珩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我招谁惹谁了?安若生躲进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一位拎着菜篮子路过的大妈,正好看到了这一幕,她在向宇珩身边停住了脚步,冲着安若生家的窗户喊道:“姑娘,你给这个小伙子一个机会吧,你看他又高又帅又有钱,还这么不要脸,一定很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感谢阿姨仗义执言!”向宇珩忙掏出钱包,从中抽出两张百元钞票,塞进了大妈手中。

    大妈看看手里的钱,又看看一脸笑容的向宇珩,一脸“小伙子我欣赏你,小伙子你有前途”,随即将钱快速塞进自己的裤子口袋,继续冲着安若生家的窗户喊道:“姑娘,阿姨我是过来人,听阿姨一句劝,男人在你面前表现得越是像流氓,行为举止越是不要脸,在你身上越是舍得花钱,他就越是爱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喊声,安若生探出头来,冲着大妈喊道:“阿姨,我知道了,我会给他机会的。收了他的钱的话,就快去买菜吧,早市要散场啦!”

    “就你机灵!”大妈笑着,拎着菜篮子,步伐轻快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第二句话是付了钱的,第一句话,那可是阿姨的肺腑之言。”向宇珩笑道。

    “宵夜的邀请还有效吗?”安若生问。

    “一起吃午饭吧!我等不了了。”向宇珩说。

    “你干脆带着我去上班好了,我吃你一天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!”向宇珩开心得差点儿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等我一会儿,洗把脸,换身衣服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等你一辈子都没有问题。”向宇珩说。

    “有些话不能乱讲,万一对方当真了呢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我,如果骗你,就判我监视居住,一辈子,在你身边。”向宇珩说。

    安若生笑了,楼下那个眉开眼笑看着自己的男人,真好看!

    两个人对望着,眼里,只有对方。

    向宇珩的手机响了,他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机响了,接电话,我去洗脸。”说完,安若生离开了窗口。

    不见了安若生,向宇珩得空儿接听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人找到了?报警,当优秀市民。”向宇珩对电话那边说道。

    挂断了电话,向宇珩继续望向安若生家的窗口。这房子太破了!我得尽快给我老婆换个住处。向宇珩还没想好将安若生安置在何处,安若生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女人洗脸、换衣服只要几分钟吗?”盯着安若生的脸,向宇珩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其他女人可能需要些时间化妆,我不需要,我年轻,而且,天生丽质!”说完,安若生自己都没忍住,笑了。

    向宇珩笑了,他打开副驾的车门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你的那个‘正经’工作,在什么地方办公?”安若生一边系着安全带,一边问向宇珩。

    “我是老板,不需要坐办公室,平时呢,基本是移动办公。”说着,向宇珩发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安若生发现向宇珩将车驶向了高速公路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去给你买衣服。”向宇珩说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买衣服?”安若生问。

    “去我们家所在的城市,那里的衣服才配得上你,顺便呢,带你回家看看。”向宇珩说。

    呃……原计划去向宇珩的那个信贷公司看看的……结果,算计来算计去,没有算计过眼前这个小男人……早知道,自己在家睡个觉多好……真是被自己蠢晕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晕车吗?”余光中,向宇珩察觉到安若生的精神状况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“我困了。”安若生撅起嘴,一脸委屈。反正,“安若生”是十八岁,自己如何耍赖都不违和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个消息,我的一个员工刚刚发现了昨晚便利店劫匪的踪迹,已经报警了。估计,警方很快就会发案情通报。”向宇珩说。

    “好巧,目击证人和热心市民都让你的人做了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你睡会儿吧,我帮你调一下座椅。”向宇珩说着,要帮安若生调座椅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来,你好好开车。”安若生熟练地将座椅调到一个自己觉得舒服的角度,然后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好多人找不到这款车调节座椅的地方,你,倒是挺熟练。”向宇珩笑了。

    姐姐我开这车的时候,国内还没有货呢!安若生闭着眼睛,应付了向宇珩一句:“他们不刷短视频。”

    恍惚中,安若生感到有东西盖在了自己的身上,闻味道就知道,是向宇珩的西装外套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来的时候,安若生醒了,她掀开盖在头上的衣服,半睁着眼看向驾驶位,见向宇珩正满脸微笑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哪儿?”安若生哑着嗓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我订的餐厅门口,等你清醒了,我们进去吃午饭。”向宇珩说。

    “我睡了多久?”安若生问。

    “上车你就睡着了,大概,一小时四十分。”向宇珩看了一眼手表。

    一小时四十分的车程?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!猛地坐起身,当看到车窗外那块儿眼熟的餐厅招牌的时候,安若生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这家餐厅很有名的,我认识股东,才订到了位子。”向宇珩向安若生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吃披萨。”安若生回过头对向宇珩说。

    “晚上老公陪你吃披萨,中午你陪老公吃杭帮菜,好吗?”向宇珩温柔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我好不容易来趟大城市,不能吃个披萨吗?”安若生伸手抓住了向宇珩的胳膊。

    看着安若生抓着自己胳膊的那双纤细白皙的手,向宇珩柔声道:“披萨的话,你想吃哪家?还是,哪家都行。”

    见向宇珩松了口,安若生感觉自己活过来了,笑着说:“哪家都行!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去老公熟悉的店。”向宇珩帮安若生调整好座椅,然后,发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虽然,因为遭受过殴打,脸部受伤严重,整容填充物被取了出来,恢复了自己原本的样貌,和整容后看起来差别很大,但是,如果,万一,自己被那家餐厅的工作人员认出来的话,股东之一的吕美薇一定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吕美薇,还在找自己……

    向宇珩认识的那位股东,不会是吕美薇吧?

    看着认真开车的向宇珩,安若生在自己的脑海中搜寻有关他的印记……没有,自己之前应该没有见过他。

    稍稍安心后,安若生看向车窗外,这个城市,自己,曾经战斗过,留下了一身伤,还有,四个许久未见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快联系一下知夏!李知夏是安若生的医生,联系她什么问题都没有,而且,还可以间接联系到一玫、夏至和宋轶。哎呀,想想就开心啊!

    等红灯的时候,看着安若生拿着手机开心地打着字,向宇珩问道:“难得见你这么开心,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我给我的医生发条消息,告诉她我回来了。”安若生放下手机,看向向宇珩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生活过?”向宇珩问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的孤儿院生活过,初中毕业后,就跳墙跑了。”想起真正的安若生那短短十八年的悲苦人生,安若生的心中泛起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“跳墙?你挺野啊!”向宇珩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绿灯了!好好开车,不要看我。”安若生提醒道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红灯。

    “跳墙之后,你去哪里了?”得空儿,向宇珩问。

    “在老乡的早餐店里包云吞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想着回了老家呢?包云吞很辛苦吗?”向宇珩问。

    “店不开了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故事,编得没什么逻辑啊!”向宇珩说。
最新网址:www.qiliuwx.com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