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 | 手机版 | 放到桌面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7766小说 > 科幻灵异 > 刑警在办案,弟弟别捣蛋 > 第1章 我在工作,你对我上手算是袭警的

第1章 我在工作,你对我上手算是袭警的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最新网址:www.qiliuwx.com
    认识那个男人的第一天

    东部,沿海,偏僻小镇,镇上CBD的一家便利店,深夜

    安若生翘着二郎腿,坐在便利店的收银台里,闲来无事的她望着窗外那人影寥寥的街道,心里默默盘算着:自己来这家便利店上夜班的这小两个月里,这条传说中治安不是很好的街上一个治安事件都没有发生,难道,自己有辟邪的功能吗?还是,这是风暴前的宁静?

    门铃响,有客人。

    “欢迎光临!”安若生缓过神来,站了起来,迅速进入角色。

    一位头发梳得铮亮,穿着西装,一脸欲求不满的年轻男子来到收银台前。

    “烟。”男子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安若生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竟然不卖烟?”男子一脸惊愕。

    “不卖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老子现在想抽烟怎么办!”男子一拳捶在收银台那张不是很结实的台面上,整张台子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们店没有烟草执照。”说着,安若生扶住了收银台,让它停止了晃动。

    “你有烟吗?”男子问安若生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安若生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男子转头看向呆站在一旁的男店员。

    “他不抽烟。”安若生帮男店员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问他!”男子怒视安若生,吼道:“他是哑巴吗?需要你一个娘们帮他回答?”

    “抱歉,他是听障人士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靠!”说着,男子喘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需要帮您叫救护车吗?”安若生拿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救护车!我需要烟!这是什么破地方,才晚上十一点多,就买不到烟了!”男子不耐烦地瞟了眼安若生,然后,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,吼了起来:“快TM来接我!查我的定位,车抛锚了。这个地方跟我八字不和!我TMD要把这地方推平了!一个什么便利店,我在门口等你!”

    安若生微笑着目送男子摔门离去,万分心疼店里那扇老旧的玻璃门。

    认识那个男人的第二天

    安若生刚将一瓣橘子塞进嘴里,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“啤酒。”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安若生忙将嘴里的橘子咽下。

    呦!进来的这位不是昨晚那位“买不到烟”先生嘛!

    安若生抬起右手,指着自己右手边,微笑着说道:“您左手边,冷藏柜最里侧,有冰镇啤酒,如果您需要室温的或者成箱的,我们帮您拿。”

    “成箱的玻璃瓶啤酒,有多少要多少。”说着,“买不到烟”先生将一张信用卡扔在了收银台上,说:“不麻烦你们了,我们自己搬。”

    安若生忙向男店员打了几个手势,男店员会意地点了点头,去了库房。

    这时,几个黑西装男子走了进来,在安若生的指引下去了库房。

    “别跟那个男的一般见识,他又聋又哑!”“买不到烟”先生冲几个黑西装吼道。

    安若生拿着一支圆珠笔记录着黑西装们搬走的啤酒数量和品牌,突然,“买不到烟”先生说了句:“橘子好甜,哪里买的?”

    安若生看向“买不到烟”先生,见他正在吃自己刚刚随手放在收银台上的那个剥开的橘子。

    “店里的,就在你身后。”安若生指了指“买不到烟”先生身后。

    “买不到烟”先生转身看到自己身后的货架上有几盒橘子,于是,将它们拿到收银台上,说:“一起结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!我忘记刚才数到哪里了!都怪你!吃我橘子还打岔!”安若生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我F!你自己笨还怪我?你手里拿支笔是在装样子吗?”听到收银员责备自己,“买不到烟”先生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安若生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笔,被自己蠢哭了。

    “你,出去,再数一遍。”“买不到烟”先生对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安若生拿着笔和记事本走到便利店门口,站在停在路边的面包车边数车上的啤酒箱。

    “你们买这么多的啤酒做什么?”数好了啤酒的数量,回到收银台结账的时候,安若生“随口”问“买不到烟”先生。

    “扔着玩儿。”“买不到烟”先生坏笑道。

    “别伤到人啊!你难道刚回国吗?国内现在都是用微信或是支付宝支付的,很少有人用信用卡刷卡了,你不知道信用卡可以绑定手机支付吗?”结完账,安若生将信用卡还给了“买不到烟”先生。

    “就你这智商还有多余的脑细胞操心其他的事,心也是够宽的。”“买不到烟”先生嘲笑道,然后,拎着一袋子橘子,摔门离去。

    你这个臭小子再摔一次我家门试试!安若生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不要生气,不要生气,自己心脏不好,自己心脏不好,你现在是一名便利店收银员,凡事儿要淡定。安若生在心里默默念叨着。

    认识那个男人的第三天

    交班的时候,安若生听白班的同事说,凌晨时分,镇上好几个小区都有人从楼顶往楼下扔啤酒瓶,等派出所接到报警赶到现场的时候,人已经跑了。

    “好几个小区?扔啤酒瓶?”这件事儿让安若生想起了“啤酒瓶”先生的那句“扔着玩儿”。

    “是啊,好几个小区都有人扔啤酒瓶。你家那里呢?”白班同事说。

    “早上我回家的时候,没有发现小区路面上有啤酒瓶。可能,是被清洁工清扫了吧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镇上那几个老旧小区本来就没有几个安保摄像头,还有不少被破坏掉了。听说,一个有用的身影都没有拍到。”白班同事说。

    “别说那些小区了,咱们店里的摄像头都坏了好几天了,也没有人来修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上午的时候有警察来店里调查啤酒的事儿,我把昨晚那笔大额啤酒的POS单给他们了,他们说晚上会来店里找你,讯问关于购买者的相关情况。”白班同事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这么一来,店里的摄像头说不定很快就能修上了呢!”安若生抬头看了一眼收银台上方的摄像头。

    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已经习惯了晚上没有什么客人的安若生以为来的是警察,忙向门口望去。

    进门的是“啤酒瓶”先生,依旧,头发梳得油亮,西装平平整整。

    我们店还成了这家伙的打卡点了,天天来!

    “啤酒瓶”先生径直走到橘子所在的货架前,停留了几秒钟后,转身来到收银台前,问:“没有橘子了?”

    “售罄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想买什么就没有什么?”“啤酒瓶”先生明显有些暴躁。

    “不要那么专一嘛!苹果脆甜,香蕉甜糯,柚子爽口。尝尝?”安若生希望“啤酒瓶”先生能多停留一会儿,于是,“热心”推销起店里其他的水果来。

    “啤酒瓶”先生转头看了一眼货架上的水果,问安若生:“你们店里提供切块服务吗?”

    我能切到警察来!

    心中暗喜的安若生微微一笑,说: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啤酒瓶”先生在便利店窗边的桌子旁坐下,等着安若生帮自己削苹果。

    安若生戴上一次性手套,“认真”地将苹果洗了又洗,然后,拿着水果刀和一次性餐盒来到“啤酒瓶”先生身边坐下,“认真细致”地帮他削苹果。

    “你完全可以靠脸吃饭的,为什么要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当便利店店员?还是夜班的。”“啤酒瓶”先生的视线从安若生的手慢慢向上移,最后,停留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靠脸吃饭?怎么靠脸吃饭啊?”安若生停下了手上的活儿,一脸“天真”地看向“啤酒瓶”先生。

    “你是真傻还是假天真?”“啤酒瓶”先生一脸怀疑地打量着安若生。

    已经二十六岁却要“硬”扮十八岁少女,本就压力山大的安若生无奈地低下了头,躲避“啤酒瓶”先生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你成年了吗?”“啤酒瓶”先生问道。

    听“啤酒瓶”先生这么问,安若生的自信来了,她嘴角微微上翘,说:“刚成年。”

    “十八岁?”“啤酒瓶”先生问。

    安若生抬起头,看向“啤酒瓶”先生,底气十足地问道:“怎么?不像吗?”

    “你手上有刀,你说得都对!”“啤酒瓶”先生笑了。

    “您的苹果!”安若生将削好皮、切好块的苹果推到“啤酒瓶”先生面前,说:“慢用!”

    “陪我坐一会儿。”“啤酒瓶”先生喊住了起身准备离开的安若生。

    “店里没有这项服务。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啤酒瓶”先生从钱包里抽出两张百元钞票扔在了桌子上,说:“帮我剥一个柚子,不用找了。”

    安若生拿起桌子上的钱,去货架上拿了一个柚子回来。

    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这次来的确实是警察。

    “欢迎光临!”安若生挥手示意“当事人店员”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两名警察循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的证件。”两名警察向安若生出示了各自的证件。

    “同事转告我了,你们是来问昨晚谁买了很多箱瓶装啤酒的吧?”安若生说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您就是昨晚当班的店员吧?”女警察问。

    “瓶装啤酒有限购吗?”吃着柚子的“啤酒瓶”先生插话道。

    “您是?”男警察问。

    “我昨晚从这里买了很多箱瓶装啤酒,你们是来查我的吗?”“啤酒瓶”先生问。

    “昨晚有人从居民楼楼顶抛下大量啤酒瓶,伤到了人,我们正在调查。”男警察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我公司昨晚聚会,酒瓶留在饭店里了,就是附近那家‘陈记海鲜’,你们可以去查。”“啤酒瓶”先生积极扮演着“热心市民”。

    “感谢您的配合。请问,怎么称呼?”说着,女警察拿出了记事本。

    “我的那张POS单没有拿给人家吗?你们怎么做事的?”“啤酒瓶”先生瞪了安若生一眼。

    真想把柚子皮丢到他脸上!

    安若生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您是那张信用卡的持有人向宇珩先生?”女警察翻了翻笔记本。

    “对,是我。”说着,向宇珩将一块儿柚子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“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?”女警察问。

    “方便,警察小姐姐要我的联系方式我一定会给的。”说着,向宇珩将手在安若生的袖子上抹了抹,站起身,掏出钱包拿了一张名片出来,毕恭毕敬地递给了女警察。

    女警察接过名片,看了看,收了起来,笑着说:“向先生,如果还有疑问的话,我们会再联系您。感谢您配合我们的工作!”

    “随时打给我,我一定知无不言。”向宇珩笑道。

    目送走了两名警察,向宇珩收起了笑脸,重新坐了下来,继续吃柚子。

    “我的工服是白色的,你抬手就抹,桌上就有纸巾的啊!”安若生不满地看着向宇珩。

    向宇珩抬手在安若生的胸口抹了一把,然后,从钱包里抽出一叠百元钞票扔在了桌子上,留下句“洗衣费”后,起身离开了,留下了满脸通红、不知所措的安若生独自坐在窗边的桌子旁。
最新网址:www.qiliuwx.com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